對不起 R.I.P.

一早,看著從窗戶灑進的晨曦,
又是炎熱的一天,心想。

盥洗、換裝之後,
離開的當下,突然聽到妳的咆哮,
再度開啟門,走到妳身邊,
「怎麼啦?再不出門,上班就來不及了,有什麼回來再說吧!」
說完,在妳額頭上吻了一下,
留在鼻間的妳的髮香,午夜的纏綿都讓人捨不得離開,
妳不悅地轉過身,不想面對我,
如果是平常,我一定會躺回床上環抱妳,
撒撒嬌,問問怎麼了。

今天,沒有這麼做,
氣頭上的妳,似乎短時間內沒辦法安撫,
「我先出門了,在家要乖乖的喔!」
出門。

正要關上門時,耳邊再度傳來妳的怒吼,
「#$%(_YY#[email protected]$_%*」
說真的,我只聽到什麼完蛋了,
不過現在沒有多餘的時間,
將門帶上後,離開了住處。

一路上想著,前一晚的經過,
晚餐、回到住處、看電視、洗澡、就寢,
卻怎麼也想不起為了何事爭吵,
為何一早妳會如此氣憤。

今天,一整個心神不寧,
想著下班時,寫張卡片道個歉,
就像以往每次讓妳生氣的時候一樣,
妳總會不跟我計較,原諒我。

回到家,開了門 …






然後呢?沒有然後了!

現實不是童話故事,沒有「公主和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」的漂亮結尾,
現實中很多故事,斷在沒有徵兆也不知道為什麼的當下,
然後呢?沒有然後了!

———– 純屬虛構分隔線 ———–

純屬虛構 … 我很好,也沒發生什麼事 ~

有一天早上起床,天氣很炎熱,
出門上班,正要關上門的時候,
聽到東西掉落的聲音,心想 … 完了,
養了一段時間的透紅小丑,用盡所有力量,
從高空分不出是 360 度還是 720 度,還是 …
估計大概轉了五圈以上,360 * 5 = 1800 度 … 就先假設 1800 度吧!
以非常不完美的狀態落地 … 

以往的經驗來說,透紅小丑已經養得很穩定了,
會拚了命找死,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…
看看其他的魚好像沒什麼狀況,上班時間也快來不及了,
內心交戰要不要請假,今天好像有個會,
把透紅小丑放回魚缸後就出門了。

整天覺得有事情要發生,透紅小丑一定是要告訴我什麼事情,
上下班路上看到三次擦撞、車禍,也提醒自己行車小心,
終於只剩一階樓梯就到家了,開了門 …






然後呢?你以為同樣的梗會用兩次嗎?






沒有然後了 … 好啦!不鬧了!

開門之後的景象慘不忍睹,
魚缸就像海邊看到退潮後,珊瑚礁上被曬乾的水一樣,
還漂著一堆褐色髒髒的泡泡,
透紅小丑呢?多莉呢?黃尾黃魔鬼呢?小丑花跳呢?
WTF … 立馬插入比重計、溫度計,天啊 ~ 險險沒昏倒,
37 度,有沒有搞錯 … 37 度。

一一點名並回報狀態:
我:「透紅小丑」
透紅小丑:「在 … 魚鰭殘破、奄奄一息。」
我:「多莉,多莉,多莉在嗎?」
「…」
接著在過濾器旁邊看到黃尾巴 … 心頭一驚,
我:「多莉,多莉是你嗎?你死的好慘啊! :'(」
「我在這!快要死了 … 今天怎麼那麼熱啊?」多莉緩緩從石頭後面露出臉。
那我看到的黃尾巴是 … 黃尾藍魔鬼,
雖然平常你很討厭 … 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啊!
接下來的唱名,寂靜無聲,再沒有誰給我回應了,
「白背清潔蝦」
「…」
「假綿羊蝦」
「…」
「蜑螺」
「…」
「鐘螺」
「…」
「海星(五腳)」
「…」
「海星(六腳)」
「…」

原來早上透紅小丑,他拚了命地跳出來,
是為了告訴他愚蠢的主人,加溫棒故障了,
希望他愚蠢的主人可以聰明一次,發現這件事,
拯救他、拯救他的朋友們 …
而他愚蠢的主人只是把透紅小丑捉起來,放回魚缸,
我對不起你們,R.I.P.

你要問我這篇故事跟加溫棒有什麼關係嗎?
嗯!讓我想想 ~






還真的沒有!
寫個故事送給牠們應該 … 說得過去?

(很抱歉浪費了大家一分鐘的時間看我喇賽 …)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