寂寞收據

「不要防我像防賊一樣。我只是一個不幸愛上你的人。」


最近啃了一些書,以下摘錄自
鄧惠文醫生「寂寞收據」一書
【愛人與被愛】章節中。


===== 摘錄分隔線 =====

多年以前,她愛著一個男人。但是,後來他不想跟她在一起了。


昏沉的日與清醒的夜,她在日記本上書寫著愛人的痛苦:「知道世界上有一個人堅持愛你,是什麼感覺?經過了許多年,走了許多路,卻依然期待著你。你不想跟我說話,不想跟我見面。但我卻很想跟你說話,很想跟你見面。這是不對等的。我已經盡力了。盡力愛你,也盡力讓你知道了。剩下的就決定於你了。」


她去找他,他走開了。


她寫著:「遭到你殘酷的拒絕。為什麼你這麼討厭我?
終於明白為什麼有人痛苦地把愛藏在心裏。面對一個不愛自己的人,如果表露了愛意,就連見面都不成了。假裝成普通人,至少還能見面,說些不著邊際的話。一旦表達了愛,對方就會躲著妳,明白拒絕妳,簡直是連陌生人都不如啊。」


她不懂,為什麼他要對一個愛他的人如此無情?


她說:「人生這麼辛苦,這麼寂寞。如果有人愛我,我會好好珍惜。雖然我無法跟不愛的人廝守終身,但可以彼此關心,做很好的朋友!除非對方要求我作某些做不到的事,我絕不會拒絕別人的心意。我和你之間,到底有什麼問題?我曾經要求你做任何做不到的事嗎?偶爾跟我說說話,像朋友般地關心我一下,有那麼困難嗎?難道你擔心我會超越份際?所以希望完全地把我從世界抹去?好殘忍啊。」


最後一次發信給他,她說:「不要防我像防賊一樣。我只是一個不幸愛上你的人。」

===== 摘錄分隔線 =====


中間省略了一大段,有興趣可以自己找書來翻,
諷刺的是,多年後另一個他,對她說了相同的話:
「不要防我像防賊一樣。我只是一個不幸愛上你的人。」


要讓人講出這樣的話,
背後存在著許多錯綜複雜的愛恨糾葛吧!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